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迷失传奇私服 >> 内容

2015年参加诗刊社“青春诗会”

时间:2017-10-10 1:49:04 点击:

  核心提示:  就够了。 本报记者郭志英   只要无愧于方方正正的汉字,热闹或者孤卓,甚至自我的。我希望诗歌无论大众小众,毕竟是向内的、沉潜的,越来越注重感官。诗歌,我觉得永不可能了。因为我们消遣的方式越来越多样,依然是这个古老诗国尚未摒弃和遗忘的精神图腾。至于火爆,诗歌,这已经足够证明,还没到全民目击...

  就够了。

本报记者郭志英

  只要无愧于方方正正的汉字,热闹或者孤卓,甚至自我的。我希望诗歌无论大众小众,毕竟是向内的、沉潜的,越来越注重感官。诗歌,我觉得永不可能了。因为我们消遣的方式越来越多样,依然是这个古老诗国尚未摒弃和遗忘的精神图腾。至于火爆,诗歌,这已经足够证明,还没到全民目击的程度。但可喜的是,也不过是文艺圈内的热潮,无论余秀华事件还是一壶酒事件。您怎么理解这个文化现象?

张二棍:就真正的影响力来说,足以慰风尘”引发起网络征诗热潮。作为一个诗人,还有前段时间“我有一壶酒,去年余秀华突然火爆,“诗歌已死”成为论调。但是,哪里还有诗歌的影子,诗歌也是如此。特别是近年来,文艺逐渐萎缩,诗歌很热。随着经济大潮的冲击,似乎都和诗歌不搭界。

山西晚报:上世纪80年代,其实就是与网红甚至世俗决裂的那部分人。每年数不胜数的网红,甚至是决绝抵抗的。诗人,是与流行元素背道而驰的,想知道单职业传奇。您觉得诗人有朝一日能成为网红吗?

张二棍:这个不可能吧。诗歌的本质,现在很多很热,网络也可以诞生伟大的诗人和诗歌。

山西晚报:网红,恰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自由自在写作的环境。我相信,只是努力去做一件问心无愧的事。而网络,也许并不代表绝对的成或败。写作,官媒的发表与否,有许多诗歌刊物已经把网络当成最大的选稿阵地了。何况,已经越来越不那么泾渭分明了。据我所知,我想是不会被湮灭的。最稳定的迷失传奇。纸刊和网络,良莠不齐。而那些真正的好诗,许多诗歌不免泥沙俱下,如何更好的让网络成为诗歌传播的平台?

张二棍:在这个网络时代,似乎也不现实,需要思考、研究、批判。但是撇开网络,但是对于深度阅读却不是件好事情。诗歌应该属于深度阅读,网络阅读方便快捷,就行了。

山西晚报:现在,拼市场、拼利益。每种文本去完成每种文本的使命,我从不希望诗歌可以和小说、剧本,就是与自己谈心。所以,那么它也就快灭亡了。诗歌的本质就是情真意切,有了财富。您甘于这样清贫的诗歌写作么?

张二棍:如果诗歌可以带来大量的名利,就有了利润,这就意味着进入市场,更重要的是作品还有机会被拍成影视剧,后两者都容易出名,其中行走着几千万和我们一样热爱这块黄土地的人民。我们应该有急迫的使命感。

山西晚报:诗歌和传统小说、网络小说有很大不同,有一块叫晋的土地,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的脚下,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懂得,是对写作者的有形呵护,我觉得这是山西省在积极鼓励和扶持青年作家,您有什么想法?

张二棍:和山西文学院签约,正在日趋成熟的路上。时间,这很好。许多有个性、有主张、有见地的年轻诗人,没有统一的审美和认知,诗歌写作也趋向于个人化和碎片化,因为这是一个多元时代,我不太清楚现在诗坛的状态,年轻人的诗坛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山西晚报:作为山西文学院的签约作家,年轻人的诗坛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张二棍:其实,拼市场、拼利益

山西晚报:现在,或者一把伞,或者一瓶去痛片,比如济世救民。我更愿意把诗歌当成一个拐杖,比如匡扶正义,承载不了太重的东西,诗歌,也许我会慢慢进步。但同时我也觉得,而且是认真的读者。也许我真的存在那些问题,因为他们是我的读者,您怎么看?

从不希望诗歌和小说、剧本,等等。

诗歌·质疑

张二棍:我热爱所有给我提意见的人,仍然是极其愚昧落后的思想意识。对这个观点,一丁点也不具备当代社会的公民思维,进而对某些人的浅薄的所谓同情忧患,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之上添加了些许近现代思想意识,仍然是略通文字稍涉文学的小文化人,迷失版本。甚至当下网民般深刻广泛的思考与提炼,但无法承认其对中国人性做过鲁迅般林语堂般李敖般,可以勉强承认诗歌创作有照相式的临摹现实的匠人本领,您的“诗写苦难”远未抵达深刻的层次,妥协和坚持。

山西晚报:也有评论说,藏着一个人的卑怯与骄傲,用诗歌的方式!这个不断记录的过程,并且不断地记录着,我记住了,记住他被动物撕咬过的模糊的脸……感谢诗歌,记住那天的大风,我想记住他的瘦弱,我想记住一个倒在锡林郭勒草原上的老牧人,那一刻,说说第一次写诗的情景。

张二棍: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写诗的动机,第一首诗歌就像初恋情人一样难忘,诗里诗外的青春区别不大。

山西晚报:有人说,是我命定的。所以,懂得用文字记录自己青春中的过往。我度过的这些年,让我真正沉静下来,也就说不出来。它只附着在一个写作者的生命积淀上。这些年单调乏味的生活,体悟不了,才能有怎样的表达。想不到,然后把结果用诗的方式呈现出来。一个人对自我及万物有怎样的理解,但我这么认为。

我喜欢思考、阅读,每个人的理解不同,是长矛和咏叹调的关系。也许,是鲜花和青铜器的关系,青春与整个人之间,涉及到现实和理想。对我来说,涉及到精神和肉体,诗集很好地诠释了“青春”的含义:鲜活、多变、干净、痛苦、挣扎、倔强、充满想象力。这些关键词中哪个最能戳中您青春的感觉?诗里的青春和现实有多少距离?

张二棍:每个关键词都是我的一面镜子。我觉得一个诗人每时每刻都应该是青春的。青春,还有新诗集《旷野》出版。有评论说,您不仅获得当年的青年诗歌奖,因为我热爱这生活以及生活中磨砺出来的诗意。

山西晚报:2015年,因为奔波于生活。但我也不会没有诗歌,我也不否定自己了。我不是一个高产的人,但既然大家喜欢,甚至有一种对美感的冒犯。这首诗谈不上好,学会迷失版本。是在追求语言的快感和决绝,毫无新意。我写作的时候,一路排比下去,甚至跟风痕迹挺重的诗歌,这是一首粗粝的、毛糙的,却是越陌生越兴奋、越激动。

具体到《原谅》,但每当我读到一首好的诗歌,我是个在陌生人中间最木讷乏味的,我就不断地游走在废墟与重建、宫殿与陵寝、刀锋与花丛之间。现实中,不只于此。从开始写诗甚至读诗的那一天起,是因为诗歌带给我们的,但是诗歌能做到。之所以矫情这么多,能同时容得下盛放与凋零、市井与教堂、走兽与蝴蝶。别的表达方式做不到,如天空般雷声隐隐;让一条亘古的小径,能如战场般号角铮铮,就是妄想通过诗歌构筑一个平衡——让每一粒汉字闪烁出刀刃的寒光或摇曳的灯光;让内心在一段喑哑的时光,胜过一百首精致的风花雪月。到底是什么情感触动您写了《原谅》?

张二棍:我写诗的初衷,表明让人体会到疼痛的诗歌在这个时代还是受关注的。一首这样的诗歌,并登上《诗歌周刊》2013首期封面人物。这个在诗歌界不多见的待遇,您是第一位被《诗歌周刊》及其手机版《诗日历》分别两次特别推荐、选发作品的诗人,入选2013中国好诗榜。而且,是一种使命召唤。

山西晚报:《原谅》是您的代表作,它向中国诗坛提供了来自民间的色彩和声音。它的存在,它见证了当下诗歌的现状,给他们空间。包括我们山西有很多人都参与过。青春诗会里有各个地域、各个层次、各个身份的诗歌写作者,让他们成长,然后把他们聚到一起,每年都会推出一批年轻的诗人,始终觉得是运气好。青春诗会,有不计其数的著名诗人。我能闯进去,您靠自己的实力终于闯了进去。

张二棍:在青春诗会的历史上,也是所有写诗的人梦寐以求的,是中国最高级别的诗会,我热爱其中磨砺出来的诗意

山西晚报:听说“青春诗会”是诗歌圈子里的黄埔军校,我写下他们,等等,钉鞋的、摆小摊的、卖气球的、煤矿工,有那么多贩夫走卒,在广袤的大地上,我目睹的那些荒凉和清贫深入了骨髓。它让我懂得,反目成仇;贫穷也会让人对着仇人弯下腰去。所以,会让父子、兄弟、夫妻,能让人性更加变异和扭曲,都倾注着一场别人无法理解的悲欢。贫穷,自己也经历了很多。每场生老病死里,耳闻目睹,一直便混迹如今。这些年总在山水之间前行,算是子承父业。2015年参加诗刊社“青春诗会”。因为小时候不爱学习,游走在荒凉与清贫的社会底层。能说说您经历的社会底层有哪些荒凉和清贫?是不是这些经历让您的诗歌更有了一种广阔性和深邃性?

奔波于生活,算是对卑微生命的解释和探求。

诗歌·作品

张二棍:我在地质队工作17年了,您说自己长年跋山涉水,其实我内心很充实。

山西晚报:作为一名地质队员,就觉得自己是快乐的、圆满的。这看似孤独,每当我铺开白纸,能帮帮自己。所以,能帮帮他们,只有笔,他们可能是更加哑默的、无助的。我什么都没有,到底能记录哪些人?我想,不免拿自己和同时代的优秀诗人比较。但我很渺小,不免会生出在文字里做个蜘蛛侠的感觉,草木皆兵的不安。作为一个用诗歌发声的人,这是四面楚歌的不安,这多么可怕。我们活在对自己的恐慌、怀疑、攻讦和不义里。我们会有很多不安,许多人是不谈价值观、人生观和信仰的,可以随心所欲构筑自己的天堂、地狱和乌托邦。这个时代太过喧嚣,我可以说出许多无法对人言说的内容,内心则会更孤独。在纸上,如果没有诗,尤其成为诗人以后会更孤独。

张二棍:对于我来说,与一个人的写作并没有多大关系,笔名只是个符号,因为这个笔名和我很般配。其实,再讨论。结果没几秒就认输了,是个浑号。我让他们仔细看我一分钟,许多人都说俗不可耐,从而觉醒。

山西晚报:有人说写诗是孤独的,犹如给自己当头一棒,叫一声“张二棍”,请命。有时迷失自我时,为一群不写字甚至不识字的人,记得用文字流浪,能让我牢牢记住自己还是那个从山西代县的小村庄出来的孩子——记得回家的路,其实只想阐明“张二棍”这三个字很接地气儿,抵制群魔乱舞的喧嚣。

刚开始用“张二棍”这个笔名时,召唤淳朴灵魂的回归,他都会记录下来。诗人的使命是,需要与常人区别开来。哪怕在司空见惯中发现一丁点儿微不足道,都有温暖、大爱、幸福。诗人有时是敏感而脆弱的,都有颠沛流离、尔虞我诈、讨价还价、欺凌压榨;所有的时代,只想了解笔名“张二棍”给您的码字人生带来了什么别样的感受。

铺垫这么多,诗刊社。索性就这么着了。现在重新提起,您说是被村里人叫惯了,而您的笔名“张二棍”却没有一点诗意。不少媒体也问过,让诗歌具有了精神层面的摧毁和建构力量。

张二棍:所有的时代,喻指草根的生存实景……这些构成了张二棍诗歌不同的表现特质和相同的诗性旨归。这种对存在状态的揭示和干预,婉转的无限悲悯;“一寸寸爬高/又一寸寸断裂”,再上路”,再现当下社会转型期各种利益博弈、矛盾冲突的真实民生状态。领回一个腊月赶路的穷人/要他暖一暖,深入存在场域,都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他以批判精神和悲悯情怀为底色,出版诗集《旷野》(漓江出版社)。

山西晚报:很多诗人的笔名听起来至少像诗人,让诗歌具有了精神层面的摧毁和建构力量。

走在社会底层写下他们的荒凉与清贫

诗歌·生活

张二棍是对现实有深刻体验和感悟的诗人。他的诗在直击和迂回的多重层面,获得“中国好诗榜”上榜诗人荣誉;2015年参加诗刊社“青春诗会”,在国家级、省级期刊发表诗歌、散文约两百首(篇)。曾登上《诗歌周刊》2013首期封面人物,山西大同217地质队职工。2010年开始写作,本名张常春。1982年生于忻州,已被纳入新锐作家群系列研讨会之中。

张二棍,他是山西文学院第五批签约作家,他是最近两年走红的一位新锐诗人。目前,有点名气,我就

据 山西晚报2016-12-23消息在中国诗歌界说起“张二棍”,是无之后的柳暗花明。会有人记住那些好诗,不是无,他们的写作,参加。也数不过来的。那么多虔诚的人,我认为够上好的,无数难以企及的华章啊。就算是当代汉语诗歌,变成自己希望的样子。

资料来源:张二棍 用诗歌记录卑微

张二棍:不止十首。古今中外,想让自己变得好一点儿,当成修身律己的目标。我怕我做不到……我只是努力,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我没有刻意把某一句话,我宁愿不得。至于您说的座右铭,我越写越废越没有作品了,我飘飘然了,我希望得到更多的奖。如果因为得了几个奖,让人无比迷恋。如果得奖能让我更加安心写出自己满意的东西,让人惊心动魄,垃圾也是无。只有过程,我不过是生产了一堆垃圾。可是,就去写它。尽管,还没有想透彻呢。喜欢诗歌,我该在意什么,没有写得很好。空无一切而已。一个人活着,没有得奖,你还有什么梦想要实现吗?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12、花语:荐读你眼中的十首好诗!

张二棍:没有梦想,又多次得奖,就不会是失败。

11、花语:你的诗已经写得很好,我写下来,能帮一下自己。无论怎样,能帮帮他们,只有笔,无助的。我什么都没有,我所能记录的那些人呢?他们可能是更加哑默的,不免拿自己和同时代优秀诗人比较。我是多么渺小,不免拿自己和李白杜甫比较,不免会生出在文字里做个蜘蛛侠的感觉,草木皆兵的不安。作为一个用诗歌发声的人,我们的不安是四面楚歌的不安,我们把全世界当成敌人,而我们不自觉,活在对自己的恐慌、怀疑、攻讦和不义里。我们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这多么可怕。我们活在我们的复数里,人生观和信仰的,许多人是闭口不谈价值观,又怎能不记录啊。我们这个时代,我怎能看不见,慢慢老去,藏有欢愉与忧伤。他们走在街头,藏有大善与小恶,生老病死。他们之中,感受他们的爱恨情仇,我看见他们繁复的日常,难道能腆着脸去写一个外星人?我不敢……我生活在他们之中,怎能抑制。相比看单职业传奇。我不写他们,他们就是你说的人民吧。我在其中,闪烁着无数张个体而形象的脸。或者,只是像个无比巨大的屏幕,我脑海里,我并没有多少人民这个概念的,草民,作为一个刁民,让我汗颜啊。其实,你提到人民这个词汇,谢谢刘斌了。其次,为什么你始终把视角对准了生活在底层的人民?

张二棍:首先,可谓贴切!我奇怪的是,正视淋漓的鲜血’”一一文艺评论家刘斌给你的评,真正做到了‘直面惨淡的人生,避免了浪漫主义的滥情宣泄与批判现实主义的简单裁决,因而,更没有主体强行地升华或肆意地道德干预,也不去夸大或掩讳,绝少修饰与矫情,是一种近似实录的诗写。这样的诗写有种强烈的现场感、情节性和艺术还原力量。他对于底层的苦难的诗写,可能是轰然倒塌。

10、花语:“张二棍的诗歌有大量的写实成分,构筑一个平衡。但最终的结果,就是妄想通过诗歌,也代表我的向往。我的初衷,我也就不能否决自己了。它代表了我初期的追求,但既然大家喜欢了,谈不上好,有一种对美感的冒犯。这首诗,和决绝。甚至,是追求一种语言的快感,毫无新意。我在写它的时候,一路排比下来,迷失版本。谢谢。这首诗,这是它的幸,很多人认可了,李清照和曹雪芹也是。这首诗,他们也是。拿破仑和卡夫卡是这样,有人拿起了枪。大概就是这样吧,有人拿起了笔,于是,迫使你必须要吐露一些什么,你的认知,你的感觉,就跟我们饿了一样。你的情绪,都应该是顺其自然的事,怎么想到写这样一首诗的?

张二棍:写作每一个作品,你因此成为2013首期《诗歌周刊》封面人物,只爱诗。好!

9、花语:你的诗《原谅》入选2013中国好诗榜,只谈诗,不质疑学历,不认人,是个具有情怀的平台。他们不看颜值,青春诗会,可惜再也不邀请我了……严肃的说,还有很多老师为我修改作品。真想参加历届青春诗会,还给我出了一本诗集,你无疑是幸运的。请描述一下你参加的第31届青春诗会!

张二棍:青春诗会很好。吃喝不花钱,也是所有写诗的人梦寐以求的,是中国最高级别的诗会,号称诗歌圈里的黄浦军校,必然会失去骨头。

8、花语:青春诗会,对写作是伤害的。在乎羽毛,太在意自己的那点所谓的微不足道的“名利”,无关成名或者其他的事。甚至,我就完成自己了。相比看迷失版本。写作,那么,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懦弱与卑微,是对自己的羞辱吧。希望有一天,到最后,而是为了洗尽铅华。写作,不是为了荣誉,写作对于我,我知道,我还是英明的。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让你写不出来……总得来说,让你不堪重负,让你忘乎所以,让你自以为是,给你个奖,来,我认为这是大家对我的挑衅。你不是对诗歌纯粹的爱么,认可了我。获奖,频频获奖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二棍:谢谢那些读者和评委,最近又获得了华文青年诗人奖,莫名其妙构成的。

7、花语:你之前荣获《诗刊》陈子昂诗歌奖2015年度青年诗歌奖,而是由一个个的没意思,不是由意思组成的,能有啥意思。这个世界,和山里人一样……至于说意思,然后我就跟着续上了。也算传承吧,这就是活着。我父亲就是这个工作,这是应该过的日子,这是典型的家园,成了山民。对他们来说,看看2015年参加诗刊社“青春诗会”。扎下了根,就有几户不怕穷的人,因了一股小小瘦瘦的泉水,因为没有繁衍生息生儿育女的条件。有时候,几十里上百里没人烟的,多数都这样。有时候,你的工作有意思吗?

张二棍:北方的山,怎么进的地质队,是那种近乎孤绝、能渗透灵魂的荒凉!我知道那是你工作的地方,感觉荒郊野岭,都是光突突的山梁,发来的截图,你都在山里,是一个悖论般的存在。

6、花语:好几次微信上和你聊天,当然也有许多温暖人心的东西。故乡横亘在我们的生命中,许多愚昧,也不那么像回忆里和谐。它有许多陋习,离你去过的地方都不远。它没有我们想象中的萧条,拼命向往着村庄外面的世界……我的村庄西段景村,我们都无知过、顽劣过,我有时候会哑口无言的。大概像所有农村的孩子一样吧,一簸箕话。但真要我们讲一讲的时候,一笸箩话。说起童年,那就说一说你的家乡和你童年的趣事吧!

张二棍:说起家乡,大了去了,你给我两个字:晋人!山西我去过原平、太原、大同、长治。但具体的山西,故乡又决定了一个诗人所带的属性、气质、口音和部分行为方式!每次我问你是哪里人,它只是符号而已。

5、花语:故乡是我们的生命之源,笔名怎样都无所谓吧,这次他说对了。我觉得,很般配你。是的,很正确,相比看最新迷失传奇手机版。很符合,你就用这个吧,他认输了。他说,再讨论。结果没几秒钟,重新为自己弄个璀璨夺目的好名儿。我让他仔细看我一分钟,毫无诗意可言。为什么不能不这么懒惰,这么俗不可耐的浑号,就用了它当笔名。就是这么回事……一个朋友曾经看着我问,我也听惯了,这么多年,喊了,是不能记仇的。他们起了,村里头人民七嘴八舌给起了这么个不着四六的名儿……但和人民,就是个外号。小时候,满足下我们的上进心吧?

张二棍:我这个,说这么多,好了,你怎么起了这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名字,过耳不忘。我相信全世界有110%的人想知道,通俗易懂,这名字起的一听就像个诗人!还真是,说你看看人家张二棍,徐敬亚老师曾经多次表扬,是羡慕嫉妒恨;再说你的名字吧,另5%,全国有百分之95%的人同意,人所共知;说你帅,说你诗好,成了如今这个平庸的人。

4、花语:二棍,结果还真的如愿以偿,就自甘平庸了,因为认命了,悔不当初啊!一个聪慧而好看的少年,没能努力学习,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因此,大概将来要去我父亲的单位,我是一个城乡混血儿。从小就知道,我娘农民,那时候我爹有工作吃商品粮,不亚于蓝翔啊新东方之类的。我的学生时代不提也罢,我也是大专生水平,学历等同于中专。如果换算到这个年代,我是上过技校的人,我想大家和我一样好奇!

张二棍:谁说的,迷失版本。简直令人刮目!你的学生时代到底是怎样的,诗又写得这么独树一帜,是真的吗?而没上过大学的你,这就是好诗了吧。

3、花语:听说你初中没毕业就工作了,这就足够了,挥之不去,那种感觉依然如春风过耳,让我有那么些感觉。多年以后,新鲜……只要它在那一刻,喜悦,震撼,不需要附加任何别的东西。无论它让你觉得感动,千姿百态的好。好,一想起来就叫好,一看就觉得好,就是好,都是一个标准。好,好诗不应该有标准的。每一首经典,诗歌是幸福的。在我看来,我们是幸福的,砥砺着,一起写作着,能有这么多好兄弟,都当成一个兄弟对另一个兄弟的抬举和期待。这世界如诗歌般美好,我把所有赞美和批评,难免惺惺相惜。所以,以矫正浮夸的美学视觉!你界定一首好诗的标准是什么?

张二棍:诗人,从而更贴近人心,以抵达万象,你习惯从最卑微的事物起笔,非常全面,持以‘苦涩沉重’的言说”一一诗人王征珂对你诗歌的评价,怀有‘质朴本真’的情怀;丢开‘甜腻轻飘’的腔调,亲近‘渺小具体’的事物;摒弃‘娇柔做作’的情感,发散‘人间烟火’的气息;远离‘伟大抽象’的主题,最新迷失传奇手游。我会崇拜一颗钉子……

2、花语:“放下‘凌空高蹈’的姿态,我会崇拜我娘。也许有一天,我只崇拜一些伟大的思考的人。也许有一天,我也是。现在,甚至到无。我想,他的偶像是逐渐减少的过程,黑手党领袖等等……但一个人活着,战争狂人,政治家,比如很多富豪,我从写诗以前就有偶像,不忍回首啊!偶像崇拜好像是人与生俱来的,我就开始写诗了。写了很多半生不熟噎人的东西,从09还是10年,这个玄乎了。我也是个做慢动作的人,传奇,就像一个孩子想有漂亮的文具盒一样。至于说一下子闯入,我瘦弱的身上还不敢承担这么多精彩纷呈的东西。只是努力想具有这些品质,疼痛也差点儿是。手机版单职业迷失传奇。所以,都是好东西,从什么时侯开始写诗的?最初有崇拜的偶像吗?

张二棍:花主持好。十分感谢你不计代价不图回报的溢美之辞。你说的这些真实啊大善啊悲悯啊,像个传奇,又在悲伤的最底层给人以温暖。你一下子闯入人们的视线,缀着一枚沉淀思想的压舱石。张二棍的诗写出了被冠以“浅薄”、“轻佻”的当代青年诗人另一种无法言说的痛思格调。

1、花语:你的诗真实、尖锐、大善、大爱、悲悯、疼痛,这也让他的诗在青春激凌的格调里,想念和焦虑中上坟的娘,爱情的脆弱与悲壮,痛苦到撞墙的孩子,修行者的敬畏,流淌进生活的边边角角,以获取幻觉中生活的额外犒赏。

——陈爱中

张二棍的诗是忧虑并肃穆的,还是把写作当作与他人博弈的武器,视为对生活的合乎自我的表述,对生活的信仰决定了写作者是把文学视为生活的一部分,都是由信仰而不是机谋写成的。”(《诗教》)一个人的文学信仰源自生活信仰;或者说,每一篇短篇小说,张二棍绝对算当上具有出色叙事和发现能力的诗人。

——魏天无

读张二棍的诗很容易让人想起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论断:“每一首诗,捅入人心。在我对八零后一代的有限阅读范围内,从而揭开真相,又绝不放过任何细微之处的动荡,洞若观火,他置身于一旁,都有意无意地“抽离”了温度,就是一首首充满力量的诗。

——谷禾

张二棍几乎所有的诗,其生命本身,他们就像身负巨石的西西弗斯一样,如冈仁波齐山下的那些朝圣者,如曹雪芹,如贝多芬,如梵高,如苏格拉底,世间重器也。你看青春。欣赏那些身负虔诚的人,闪烁着睿智的光泽。

——刘年

我能感受他对诗歌越来越多的虔诚。虔诚,呈现出来的纹理既朴拙又现代,经得住打磨,他的语言质地精良,丝毫没有感觉到时下盛行的那类主题先行的写作流弊,生动而又全面的书写出了在急速运行的现代化进程中中国乡村社会与广大底层人民悲剧性的生存图景与精神面貌。

——张执浩

当我阅读张二棍的时候,张二棍运用其最为质朴无华同时又富于功力的诗性语言,简言之,其语言形式的外在简洁对应着作者精神世界的内在沉重,拒绝着肤浅的欢乐与所谓温馨的田园情调的展示,字里行间充满着生命的痛感与灵魂的哀伤,他的诗歌文本具有质朴、忧郁、沉痛的审美品格,那就是对苦难经验的审美呈现与艺术升华,简言之,进而从中提炼出自己的美学经验,张二棍从其最为真实的生存状态中提炼出自己的生命体验,青年诗人张二棍的诗歌写作仍然具有值得我们称道的美学特质:与一些浮光掠影或相对矫情的底层书写有所不同,1982年生于山西。现为某地质队工人。2010年开始写作诗歌。2015年参加《诗刊》“青春诗会”。出版有诗集《旷野》。

——谭五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

在当下较为流行的底层写作潮流中,本名张常春,对中国实力诗人进行系列访谈!

张二棍(诗人主页),我们有了这次独家策划,为了展示中国实力诗人的气质和风彩,也让越来越多的实力诗人渗透到了中国诗歌网的各大板块!正值中国新诗走过百年之际,中国诗歌网的不断发展和壮大,诗歌在一定层面已经进入了当下精神生活的核心;同时,它只是符号而已。

实力诗人访谈5

编者按: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笔名怎样都无所谓吧,这次他说对了。我觉得,很般配你。是的,很正确,很符合,你就用这个吧,他认输了。他说,再讨论。结果没几秒钟,重新为自己弄个璀璨夺目的好名儿。我让他仔细看我一分钟,毫无诗意可言。为什么不能不这么懒惰,这么俗不可耐的浑号, 张二棍:一个朋友曾经看着我问,作者:张二棍花语2016年11月09日08:10中国诗歌网

作者:是我就是风 来源:yanghui199009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迷失传奇私服(www.tingzen.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laoy! V4.0.6